加入会员加入收藏

电商企业家的人脉、信息、资源交流圈子

老高电商圈子 电话
活动预告ACTIVITY TRAILER
心無域疆行天下,新疆自驾之旅 | 金冠俱乐部
心無域疆行天下,新疆自驾之旅 | 金冠...

直播卖货月入千万?凹人设半年营收1500万?他们究竟做了什么

发布时间:2021-07-08

摘要:今天的社会已经不同往日,物质生活水平极大满足后,人类的整体需求已经进入从有到优的阶段,今天的生意逻辑也不再是做好产品,有货就能卖出去,而是要经营信任,信任才是未来企业存活下去的基石,取得了消费者的信任,复购产品不是问题

      受益于疫情,短视频直播一度火遍全球。在野蛮生长的同时,许多造假事件层出不穷,直播带货市场俨然陷入了水生火热之中。

      2020年8月,拥有50万粉丝的廖某,和往常一样在直播间兜售卖货。上一秒的她还在卖力解说,可下一秒的镜头里却出现了几位警察...

      这当然不是一场有剧本的真人秀,而是一次实打实的抓捕行动。


判!3年4个月


      在抓捕的前两个月,上海虹口警方接到报案称,有主播在某电商平台直播间内销售假货。经过一系列的调查,很快警方就锁定了这位“网红”主播廖某及其团队,并发现该团队有明显知假售假嫌疑...

      廖某曾是一位平面模特,在2017年与一家经济公司签约,成为了一位带货主播。凭借着时尚的嗅觉以及别具一格的服饰搭配,廖某在短短的三年内成绩斐然,场均直播观看人数超过20万,场均销售额也达到7位数,一跃成为头部主播。


廖某粉丝

廖某粉丝 来源:网络


      伴随粉丝及知名度的增长,一些造假厂家循迹而来,通过支付高额的出场费让廖某带货,并根据销售额再给提成。

      如果廖某每天直播10个小时以上,那么她的日均收入便可达到3-4万元,年收入可破千万。

      于是,在金钱的诱惑下,廖某通过优秀的直播带货能力,在2020年3月至8月间将贴着LOEWE、DIOR、CHANEL等大牌logo的假货销售一空,销售金额近70万元。

      在直播时,廖某并不会直接说出品牌名称,而是以“香奶奶”、“驴家”等擦边球叫法来代替,并以正品的几十甚至几百分之一的价格售卖出去,很明显廖某在知假售假。


相关新闻

相关新闻 来源:网络


      廖某在供述案件时略带哽咽,“展现商品的时候,一般商家都会把logo撕掉,然后我们穿在身上展示。我主要是通过搭配来引导粉丝。我们真的是法律意识太淡薄了,真心地认错。”

      讽刺的是,廖某团队为了逃避监管与追查,每当直播结束后,都会把所有假冒产品相关的链接、回看视频等统统删除。

      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大概就是在描绘廖某的侥幸心态吧。

      知假售假的行为已经过了法律的红线,在6月29日廖某因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,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4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。

      除廖某外,其他团队成员被判有期徒刑2到3年不等,罚金5000至50000元不等。

      至此,上海首例网红直播带货售假案破获。


乱象丛生的直播界


      拔掉了廖某团队的这根“刺”,直播业就会一马平川了吗?

      对于很多网友来说,直播卖假货已经成为司空见惯的事了。曾经薇娅在直播间售卖一件挂脖风扇,声称该产品是国内正版品牌与Supreme的联名款。但事实上Supreme品牌并未与国内任何品牌进行联名,所谓的联名是山寨Supreme品牌与该款挂脖风扇进行了合作。

      事后,薇娅对于此事表示了道歉,并让商家向所有购买者退款且不退货


挂脖风扇售价198元

挂脖风扇售价198元 来源:网络


      同为头部主播的辛巴,其徒弟曾在直播间售卖一款“糖水燕窝”,有消费者质疑这款产品只有糖水没有燕窝。为验证产品的真实性,辛巴连开数罐“糖水燕窝”,且拿出了产品检验报告以示清白。

      最后,相关监管部门介入。辛巴及其团队被罚款了90万元,直播账号被禁60天。同时,辛巴表示会召回所有直播间销售的燕窝产品,并承担退一赔三的责任,共计6198.3万元。截止2020年12月6日,他们已向27270名消费者完成近2400万元的赔付。


辛巴与燕窝

辛巴与燕窝 来源:网络


      除此之外,主播还有可能成为躺枪的工具人。去年11月,罗永浩表示自己直播售卖的“皮尔卡丹”品牌的羊毛衫是假货,自己被供货方提供的伪造文书给骗了。为此,罗永浩对消费者进行了3倍赔付。

      一个新兴行业的崛起,必然伴随着各种隐患。作为带货主播,他是一种能为品牌进行赋能的职业,许多消费者都是冲着主播的影响力而消费的,如果付出的信任被人随意丢弃,那么与信任一起被扔进垃圾桶的就是主播自身的信誉值。

      为此,监管部门重拳出击,出台了各类管制法规。对于卖假货的行为,我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,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,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;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


直播卖的不一定是“货”


      随着直播监管逐渐成熟,直播售假的现象必定被扼制。但直播除了卖货,还有人设可以卖...

      在2017年的杭州,因保姆纵火导致母亲及其三个孩子的死亡事件吗?事件的男主角——林生斌,拿了过亿赔偿金,却不给亡妻父母一分赡养费,其打造的深情人设已被现实破碎成“渣滓”。

      从“深情”至“薄情”,林生斌从道德的最高点,直接重摔至谷底。许多网友痛恨自己被林生斌的“深情”所打动,成为他捞金的工具。

      林生斌的“伤痕文学”,通过精修图片、雕琢文字,矗立起他的“深情”人设。

      在获得巨大曝光量的同时,他快马加鞭。在淘宝开了一家名为“潼臻一生”的童装店铺,意为纪念逝去的妻子与三个孩子。

      许多网友慕名而来,希望能用自己的一份力量支持着这位“千疮百孔”的林爸爸。


直播中的林生斌

直播中的林生斌 来源:网络


      2019年,林生斌开通了直播间进行带货,让四百万个粉丝自愿掏钱。飞瓜数据显示,2021年1月4日到2021年7月2日,半年时间里林生斌共计带货14场,销售额达到了1497.7万。

      林生斌怀里躺着娇妻,与网友们一起追忆故人,又在镜头面前哀哀欲绝,赚得盆满钵满的他曾说过:“老婆孩子四个最爱的人走了,我一个人要什么钱呢?”

      讽刺吗?

      利用自身影响力赚钱,的确天经地义、无可厚非,但利用假人设博取流量,骗取网民的同情,不可取!

      在一部手机、一台电脑就能进行直播的今天,隔着一块小小的屏幕我们只能管中窥豹,看到别人想给你看的东西,以为这就是全世界。

      可离开了互联网,你心仪的主播他又是什么人呢?

      卖假货、凹人设的生意的确能赚钱,但每赚一分钱的同时,就会失去一位信任你的人。这样的生意不会长久,你消耗的是自己的福德,福德消失殆尽,企业也将不复存在。

      今天的社会已经不同往日,物质生活水平极大满足后,人类的整体需求已经进入从有到优的阶段,今天的生意逻辑也不再是做好产品,有货就能卖出去,而是要经营信任,信任才是未来企业存活下去的基石,取得了消费者的信任,复购产品不是问题

分享:

上一篇: 给你5年时间还款6个亿,你做得到吗?

下一篇: 2年坐拥12亿用户!这家新晋短视频平台想要弯道超车?